杨逸微笑道:“这个人我要了,另外那十二个阿尔法我也要了,不过我有一个条件,把里面那个给我。”
 
    卡里尼琴科无奈的道:“不用说了,这不可能,那家伙不能被放出去。”
 
    “为什么?”
 
    “因为他是专门给维克托处理脏活儿的人,他是受到关注的人,我不能把他放了!”
 
    杨逸微笑道:“十二个阿尔法的士兵,一共六十万美元,再加上里面半残的这个就是六十五万美元,加上那个大胡子,我给你一百万美元。”
 
    卡里尼琴科毫不迟疑的道:“不可能,我不会冒这个险的。”
 
    杨逸摊手道:“你把那个大胡子卖给我,我就买另外十三个人,,想一想,里面这个看快死了,你把他给我完全不必冒任何风险,而那十几个阿尔法的人本来就要放走的,同样不需要你冒什么险,只有那个大胡子嘛你可以开个价,但如果你不卖那个大胡子,那么我就一个都不买!”
 
    卡里尼琴科看起来很恼怒,杨逸压低了声音,道:“你可以说卖了十三个人,加上那个大胡子卖了一百万美元,但是呢,那个大胡子才是添头,明白我的意思吗?我可以给你二百万美元,如果你是替别人做事,或者你需要把钱分给别人的话,那你完全可以自己留下一百万。”
 
    不就是砸钱吗,多简单的事儿,而且是把那个大胡子当成添头,要么一块儿卖,要么一个都别卖。
 
    卡里尼琴科还在挣扎,杨逸低声道:“有什么可犹豫的,不就是一个死囚吗?卖就卖了,有什么了不起的,别忘了,二百万,这可是二百万,而你只需要拿出一百万来就好。”
 
    卡里尼琴科咬了咬牙,沉声道:“我需要先打个电话!”
 
    这事儿成了,就这么简单。
 
    杨逸微笑道:“可以,你去打个电话,我去和那个大胡子聊聊,可以吗?”
 
 第四百七十五章 红色幽灵
 
    卡里尼琴科必须屈服于金钱的威力,否则他带着杨逸进来干嘛呀,既然第一步都迈出去了,难道还能及时收手吗?
 
    杨逸就知道卡里尼琴科得答应,由不得他拒绝。
 
    为什么要先去看那个全身骨头都没剩下几根好的人,为什么杨逸要说买了那十二个阿尔法的士兵,道理太简单了,他得让卡里尼琴科知道如果大胡子不肯卖,那其他人也不用卖了,这生意就没戏了。
 
    但更重要的是,那个快死的还有那些阿尔法的人是交易的主体,杨逸把这些人买了再搭上个添头大胡子,卡里尼琴科就能在这笔交易里拿回扣了啊。
 
    杨逸就猜卡里尼琴科不是能做主的人,能拿着黑狱里的犯人做买卖的人,可能亲自陪着杨逸来监狱吗,所以卡里尼琴科最多就是个白手套。
 
    如果别的人谁都不买,只买个大胡子,卡里尼琴科真不见得敢卖,但是杨逸把两个买卖捆绑到一起,再告诉卡里尼琴科要么都卖,要么一个都不卖的时候,卡里尼琴科这想法都不一样,再加上杨逸抛出了两百万这个高价,而且摆明了说其中一百万是给卡里尼琴科的,那就不怕卡里尼琴科拼了命也得推动这个交易完成。
 
    杨逸可以却和那个大胡子谈谈了,不过现在他知道那大胡子是被看得真严,因为卡里尼琴科根本打不开那牢门,所以杨逸要想聊也可以,只能隔着铁栏杆聊了。
 
    杨逸他们三个站到了铁栏杆前面,附近一个人都没有,杨逸轻咳了一声,冲着还是端端正正坐在床上的大胡子轻声道:“嗨,想不想出去?”
 
    大胡子的眼神可不是一直都空洞无物,在听到了杨逸的话后,他斜眼看了杨逸一眼,然后面无表情的道:“好啊。”
 
    杨逸指了指身后的牢门,再指了指大胡子,道:“为什么你会被单独关在这里?”
 
    大胡子的语气没什么变化,道:“因为他们怕我,他们看到我也会害怕,看不到我就会更害怕。”
 
    杨逸呼了口气,道:“你过来,咱们聊聊,这样聊不太合适。”
 
    大胡子举了举手,道:“我不想像个白痴一样慢慢挪过去,然后靠在那铁栏杆上跟你了聊天,如果你想凑近一点就过来,如果你不想凑近一点就这样说话也挺好的,反正附近牢房里的人也都快死了。”
 
    杨逸想了想,然后他点头道:“也好。”
 
    杨逸从头发里摸出了两根钢丝,然后他把钢丝伸进锁孔里捣鼓了两下后,随手就打开了牢门。
 
    这牢房的锁其实挺简单的,真的挺简单的,只不过是被关在里面的犯人没可能碰到锁罢了,对于杨逸来说,他有工具又能接触到锁头,那想进去还不是顺手的事儿。
 
    杨逸抬腿就进了牢房,布莱恩紧跟着走了进去,而张勇却是耸了耸肩,抱着胳膊站在了大开的牢门旁。
 
    杨逸走到了大胡子的身前,伸出了手,道:“你好,认识一下,我叫机器人。”
 
    大胡子伸手和杨逸握了握手,然后他沉声道:“我叫安东.特洛斯基,讨厌我的人叫我刽子手,有的人叫我疯狗,用我的人叫我幽灵,你想叫我什么请随意。”
 
    “幽灵,为什么叫你幽灵呢?有什么含义吗?呃,我可以坐下来吗?”
 
    “请坐,为什么我叫幽灵,那是因为我叫红色幽灵,我是苏联遗留的过时的红色幽灵,后来就简化了,然后大家都这样叫我也就习惯了。”
 
    杨逸坐在了安东的身边,然后他思索了一下,道:“呃,我要花两百万美元把你从这里带出去,但是我想问一下,你原来是做什么工作的呢?”
 
    安东皱了皱眉头,道:“我应该是属于乌克兰安全局吧,但我很少来这里上班,我主要替上面的人做黑活儿,也就是杀个人了,灭个口了之类的,这类工作比较多。”
 
    “那么你
    布莱恩突然淡淡的说了句话,而安东却是看向了布莱恩,道:“你是在和我说话吗?我不叫黑魔鬼。”
 
    布莱恩摇了摇头,道:“那就不是跟你说话。”
 
    杨逸微笑道:“安东,那么你属于克格勃的那个部门呢?”
 
    “先是情报处,后来他们觉得我不适合情报部就把我扔到了行动处。”
 
    “那么你是俄国人吗?”
 
    “不是,我是苏联人,出生在彼得罗扎沃茨克。”
 
    杨逸点了点头,然后他微笑道:“那么安东,我可以把你从这里弄出去,然后你愿意为我工作吗?我会付你钱,就像正常工作那样,你也还是自由的,只不过你只能替我工作,而且必须照我说的去做,同意吗?”
 
    安东点了点头,道:“当然,当然可以,我在这里要死了,既然能出去为什么不呢,这年头有份工作就很好了不是吗?所以我当然会一直给你工作,你有什么想处理的事情交给我,我替你完成,这么多年我就是这样过来的啊,这很好。”
 
    杨逸点了点头,笑道:“很好,那么稍等一下你应该就可以出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