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难度,找什么人?”
 
    “一个女人,克格勃。”
 
    “有详细资料吗?”
 
    “没有……”
 
    “有照片吗?”
 
    “没有……”
 
    “没有详细资料,那么你能给出有价值的线索吗?”
 
    “什么线索都没有,只知道是克格勃,还有名字,不过不知道名字是否是真的名字,还有,呃,在1987年之后就没有她的任何消息了……”
 
    特里叹了口气,然后他对着杨逸道:“我们可以帮你找,但是呢,收费一千万美元,而且是先付,不管能不能找到这个人都得付钱,为期一年,一年期满后你继续付钱,我们继续找。”
 
    杨逸撇嘴道:“听起来像是我就像傻子一样给你们白送钱啊。”
 
    特里摊开了手,沉默了片刻后,他点头道:“事实上就是这样,这点儿线索我们当然找不到,不过我肯定不介意为组织多赚些钱,但只要你发出了委托,我们就会根据你给的线索来找这个人,至于能不能找到那就不管了。”
 
    杨逸摆了下手,道:“算了吧,当我没说这个,看来我提升客户等级看起来没什么意义啊。”
 
    特里微笑道:“不是没有意义,只是你还没有意识到而已。”
 
    杨逸想了想,道:“我在英国暴露了,我被军情五处抓了去,虽然我说了个谎话让他们把我放了出来,但我只要敢去英国就肯定完蛋,因为我的谎言瞒不了多久,那么你们能帮我处理这个问题吗?”
 
    特里笑的很开心,道:“当然,这不正是我们所擅长的吗?请详细说一下你的情况。”
 
    杨逸把他怎么被军情五处抓了起来,然后又是怎么脱身的情况简略说了一遍,最后他沉声道:“我该怎么才能可以回到英国去,而且不会被军情五处抓起来呢?如果是让我偷渡去英国然后连脸都不敢露的那种就算了,我自己就能做到,但那没什么意义,最重要的是我如何才能在英国随便行动。”
 
    特里微笑道:“这个问题交给我们,结果保证你会满意,不过,这个就需要和军情五处打交道了,凑巧的是,我们不会接d级客户和军情五处这种情报单位有关的任务,但是c级客户就可以,你说巧不巧?”
 
    在军情五处留了案底是杨逸的心病,而这可不止是他的心病那么简单,留在军情五处的信息是个隐患,很有可能那天就会爆发出来的隐患,还非常致命。
 
    杨逸来兴趣了,他沉声道:“如果我帮你们搞到那批黄金,你们就会帮我搞定在军情五处的事情,我指的是彻底搞定!”
 
    特里点了点头,道:“没错。”
 
    “收费吗?哦不,这样,我帮你们搞定黄金,你们付一千五百万美元,还要帮我搞定在英国身份暴露的问题,”
 
    特里微笑道:“我们必须收费,不过可以象征性的只是收你一百万美元,怎么样?”
 
    “你们这象征性未免也太重了点,既然是象征性的收费那就十万好了,你们的最低收费标准不就是十万美元起嘛。”
 
    特里略微思索了片刻,然后他点头道:“好啊,我们只收你十万美元。”
 
    杨逸觉得自己像是获得了一个大胜利,他呼了口气,道:“你们负责把我们送到波兰,并且还要负责把我们安全的从波兰送走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,这肯定是我们的工作。”
 
    杨逸把手一拍,道:“那就这么定了!这任务我接了。”
 
 第四百八十一章 示威
 
    时间不等人,决定了接下任务那就只能马上行动。
 
    杨逸站了起来,对着特里道:“把我们送到华沙去,另外准备四个人的战斗装备,我刚加了四个人,但我现在没有时间去配齐他们的装备了。”
 
    “没问题,这个忙我帮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不算帮忙吧,好了,我们什么时候出发?”
 
    “给你十分钟,十分钟后我们去基辅机场,飞机会准备好的。”
 
    “好的。”
 
    一切说定,特里立刻告辞,而杨逸拿起了对讲机,沉声道:“我们十分钟后出发!希望你们都已经做好了准备。”
 
    “收到。”
 
    杨逸呼了口气,然后他赶快把自己的大包全都拿了出来,抢黄金和骗黄金可不一样,这一次可是要真刀实枪的干一仗了。
 
    本来就做好了随时出发的准备,杨逸把自己的装备都拿了出来也就可以行动了,不过这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。
 
    刀枪无眼,有什么没处理的事情还是抓紧时间处理清楚比较好。
 
    杨逸赶紧拿出了电话,然后给丹尼拨了过去。
 
    丹尼接电话的速度很慢,然后等他终于接通了电话后,很是恼怒的道:“干什么啊这么晚打电话,急着还钱啊你!”
 
    “队长,我还真是要还钱。”
 
    “还钱这名字在丹尼这儿是改不掉了。
 
    “我不跟你说了队长,我有事儿要出门一趟,钱很快到账你记得查收一下就行,就这样啊。”
 
    挂断了电话,杨逸呼了口气,然后他赶紧操作把钱给转了出去。
 
    晚上或许没那么快,不过丹尼是一定能收到钱的。
 
    杨逸刚刚把钱转完,他的房门就被推开了,萧苒探头道:“还不行?都等着你呢。”
 
    “来了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