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杨逸还没资格成为清洁工的客户和合作者时,清洁工一直是有些遮遮掩掩的,但是现在,在杨逸正式成为他们的客户后,清洁工立刻就送上了一份不大不小的礼物,还顺手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实力,狠狠的震慑了杨逸一把。
 
    现在就连别人也能看出异常来了,除了罗曼他们三个四个新人之外。
 
    终于,张勇笑道:“你们用的是以色列枪啊。”
 
    “没错,步枪是ta,机枪是内格夫。”
 
    步枪和机枪都是以色列塔沃尔公司出的,乌克兰是个军火大国,但轻武器实在是乏善可陈,除了前苏联留下的那些之外什么都没有,苏联解体这么多年了,乌克兰也没有什么自己的设计,以至于最好的特种部队用的却是以色列的武器。
 
    ta步枪和内格夫机枪还是不错的,不过都是5.56毫米的口径,和乌克兰军队的制式口径并不统一,不过对于特种部队来说,倒是不必非得强求和大部队的口径统一。
 
    在罗曼他们三个大惊小怪又极是惊喜的吵闹声中,安东却是平静的打开了自己的包,然后他就只是笑了笑。
 
    安东的包里却是一把ak74u步枪,以及一把p枪,还有十几个手榴弹,以及一个防弹背心。
 
    看着安东把东西一样样掏出来放在了旁边没人的座椅上,杨逸道:“怎么样?武器还合用吗?”
 
    安东笑道:“可以,其实我对武器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。”
 
    杨逸站了起来,走到前边的商务舱,对着那个珍妮道:“现在我们是换上装备,还是等下了飞机之后再换。”
 
    珍妮睁开了眼睛,低声道:“现在就换。”
 
    杨逸走了回去,挥手道:“换衣服,做好战斗准备吧。”
 
    杨逸脱下了外套,换上了一身战术装,然后他穿上了防弹衣。
 
    全副武装坐在椅子上并不舒服,杨逸站了起来,看了看身后的众人。
 
    现在是晚上,而罗曼他们的装备里也是有夜视仪的,而且很显然是他们原来就有的,不过除了武器并不相同之外,罗曼和安东他们四个人的衣服都和三叉戟这些人大同小异。
 
    准备的真齐啊,杨逸在心里再次暗叹了一声后,轻咳了一声,道:“我来简单说一下,我们要去华沙,在华沙某个地方抢一批黄金,这个任务成功完成会有一千五百万美元的佣金。”
 
    该说的都说了,不该说的布莱恩他们都知道,也没必要对着四个新人和盘托出,所以杨逸只是简略的说了一句后,立刻就道:“我们很快就会到华沙,而到了华沙之后极可能马上就会战斗,所以大家最好休息一下,尤其是你们四个,安东,你们累吗?”
 
    安东缓缓的摇了摇头,道:“我很好,但我会休息的,谢谢。”
 
    安东说完就闭上了眼睛,而罗曼却是道:“不,我们不累,呃,嗯,那个……”
 
    杨逸沉声道:“你想问能分到多少钱对吗?”
 
    “呃,您可以不说的……”
 
    杨逸摆了下手,道:“没必要瞒着你们,你们三个每人都会得到五十万美元,如果成功的话,至于其他人能分多少就不是你你们该关心的了。”
 
    谢尔盖惊叫了一声,然后他大声道:“五十万?我,我每个月的薪水只有……”
 
    谢尔盖正在凝神计算的时候,维塔利沉声道:“六百美元,换成美元是六百左右。”
 
    “没错,就是六百。”
 
    谢尔盖苦笑道:“你们是六百,我只有五百七,真不敢相信我们能拿到五十万,我做了这一生最正确的决定。”
 
    张勇不耐烦的道:“别说了,看你们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挣多挣少要看你们跟的是谁,换个炮灰佣兵团等你们到死也挣不了这么多,现在把心收一收,养养精神,任务还没完呢。”
 
    罗曼他们三个立刻都不说话了,不过让他们休息是不可能的,太兴奋。
 
    罗曼开始整弹链包,张勇闲的没事儿干,从前面挪到了后边儿,道:“来,我帮你整弹链包,这是多少发的,不是二百发弹链吧?”
 
    “一百五十发。”
 
    “哦,你是机枪手,机枪手的作用是很关键的,那你水平怎么样?”
 
    罗曼极是自信的道:“我是第一机枪手,阿尔法基辅第一行动组的第一机枪手。”
 
    “好,就你一个机枪手,到时候我们可靠你了,如果到时候你要是给我掉了链子,你就惨了,你会很惨的!”
 
    “放心吧,我绝对不会掉链子!”
 
    机枪手这个位置是非常非常关键的,虽然现代战争中,机枪的主要作用是压制敌人不是杀伤敌人,但是有个好的机枪手可以把敌人压制住,突击手就有发起突击的机会,而精确射手和狙击手才有更加良好的射击条件,当然,机枪手的作用不止于此,不过能对敌人进行有效压制的机枪手就是个好机枪手。
 
    机枪手非常重要,张勇才会特意跑到罗曼身边,要知道水组织或者说三叉戟现在不缺突击手,也不缺狙击手,唯一缺的就是机枪手,可惜,这唯一的机枪手还是个菜鸟。
 
    别管训练过几年,也别管演习过多少次,没真正上过战场那就是菜鸟,不过菜鸟和菜鸟也是有区别的,杨逸刚出道时那是真菜鸟,罗曼这种就没那么菜了,或许他第一次上战场就会挂掉,但也可能打过一两仗之后就迅速成长起来,打仗这种事儿谁也说不清。
 
    总之没经过考验之前,一切都是虚的。
 
    听着张勇他们在后边絮絮叨叨,杨逸却是在想清洁工的额种种事迹,终于,珍妮走到了经济舱里,沉声道:“再有五分钟我们就该降落了,你们不用的物品可以留在飞机上,现在,请你们做好战斗准备吧。”